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友綠小說 > 都市 > 神話版三國_txt > 第四千兩百四十六章 明牌帶來的絕望

-

有明確的目的,又有詳細的執行思路,馬辛德處理起來自然是非常的順暢,剩下的就是等彆駕的職位審批下來,然後就去長安看看公主,之後再做打算就是了。

至於說長安那邊是否會卡自己這個,馬辛德是不怎麼在乎的,按照張既目前的情況,馬辛德認為是不會卡,唯一有所顧慮的恐怕就是自己的身份較為模糊,長安那邊魯肅任免的時候多少有些顧慮。

隻不過這種顧慮有真實功績保證,又有張既的推測,馬辛德估摸著大概率是不會卡自己,可以說後續的事情馬辛德基本已經做完了。

“真就是不想讓人閒下來。”馬辛德弄了一個搖椅半躺著聽著拂沃德派人送來的訊息,很是無奈,帝國意誌產生冇產生馬辛德能不知道?太看不起一個精神天賦擁有者了吧。

“將軍詢問說是是否要趁勢出動。”護衛極其謹慎的對著馬辛德招呼道,這些護衛都是阿薩姆精挑細選的,簡單來說,都是追隨馬辛德,而不是追隨貴霜的傢夥。

“將這個東西給他送過去。”馬辛德帶著幾分疲累從一旁掏了一個漢室藏區羌人勢力佈防圖,外加一個詳細的兵力分佈,還有漢軍哨崗、巡邏分佈,以及各種生活區、開拓區架構。

“啊?”護衛吃驚的看著馬辛德,咱們不是要投漢室嗎?

“啊什麼?”馬辛德瞪了一眼護衛,“拿回去給拂沃德,哦,還有這個也帶回去,讓他加強象雄地區的建設,順帶延伸過來兩個部落,嘗試和漢室進行互市,要加強溝通,鎖在自己的地盤裡,冇希望的。”

護衛有些奇怪的看著馬辛德,他們和馬辛德來到漢室這邊,又是開拓,又是建設,到現在他們也不想打,在這邊混日子也挺好的。

畢竟阿薩姆挑選的時候,就專門挑選的是那種不太希望戰爭延續,想要好好過日子的士卒。

馬辛德其實很清楚拂沃德的狀態,相比於已經明白自己態度,並且願意繼續跟隨的阿薩姆,拂沃德是真的願意為貴霜奮鬥到死。

正因為明白這一點,馬辛德尋思自己現在要是用什麼理由去說服拂沃德,就算一時之間將對方說服了,對方也會產生些許的疑惑。

更何況說的多了,拂沃德自己也會長腦子的,畢竟也是坐守一方的統帥,有他在的時候不怎麼用腦子,不代表冇有腦子,所以還是簡單一點,快,發動你的腦子好好看看,怎麼打進來。

反正隻要你動了腦子之後,發現打不進來,也就會自己放棄。

護衛帶著詳細的佈防圖,細緻的建設圖,還有兵力哨崗分佈圖離開了,張既看到這一幕也冇什麼懷疑,因為馬辛德時不時派人去外麵去抓捕野生的羚羊回來下鍋。

一開始張既還有些懷疑,結果看著馬辛德抓了都快一年的羚羊改善夥食了,張既也懶得管了。

馬辛德不懂得什麼叫做精神控製,但他知道當某個行為經常出現的時候,其他人就會習慣,所以光明正大一些就是了,反正他都站穩了,其他人腦子有坑纔會查自己。

“老弟又出去給馬老丈抓羊啊。”鄰戴提著槍巡邏的時候,看到馬辛德的護衛帶著四五個人往出跑,習慣性的招呼道,“我們這邊巡邏剛好也遇到了羚羊,給老丈留了一根羊腿。”

“那感情好。”護衛毫不客氣的將羊腿冇收了,冇收之後,讓人送回去,自己帶著其他人繼續往出跑。

“咋了,羊腿還不夠馬老丈吃嗎?”鄰戴看著騎馬跑掉的幾人,有些不解,於是看向一旁的楊仆詢問道。

“看他們跑的方向,聽說那邊有羚牛聚集,可能是想要要獵頭牛吧。”楊仆看了看方向,帶著幾分估計回答道。

“嘖,你咋知道那邊有羚牛的。”鄰戴有些奇怪的詢問道,“你不早說,早說我們過去就將羚牛打了,能養養上,不能養窖藏就是了。”

“冇在我們的巡邏區。”楊仆有些唏噓的說道。

“走吧,走吧。”鄰戴聞言也是無可奈何。

說起來,藏區的羌人對於馬辛德真的很尊重,畢竟這年頭,能讓你吃上飯的都是巨爹,尤其是馬辛德一整套的運營方式下來,這些羌人活的比以前好太多,自然待馬辛德甚好。

一群護衛抓了頭羚牛和對麵來的護衛完成了交接之後,就生拉硬拽的將牛拖拽了回去,馬辛德切了幾塊裡脊,剩下的便和其他人分了,至於拂沃德那邊也成功拿到了馬辛德送來的詳儘情報。

“拂沃德,什麼事?”正在操練地方民兵,用來加強內控,以及嘗試鋪設道路的阿薩姆被拂沃德召回來的時候,頗有些奇怪。

“來和我分析一下如何擊敗這群駐紮在藏區的漢軍勢力。”拂沃德將非常精準詳細的地圖以及漢軍佈防圖鋪開,“前日,我感受到了我們國家的帝國意誌的誕生,想來戰爭已經進入膠著狀態,我們應該在後方給漢室施加壓力。”

阿薩姆看著主動積極的拂沃德,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他們一行三人,隻有拂沃德是真的在給貴霜賣命,這樣積極的態度,讓阿薩姆頗為煩躁,貴霜真就值得他們如此奮鬥?

哦,拂沃德是五支大貴族,和他們不是一路人,那冇事了。

“我也看看。”阿薩姆點了點頭也就坐下開始看地形和防區佈置圖,原本阿薩姆以為這圖是馬辛德用來糊弄拂沃德,結果越看越吃驚,這圖絕對是真的。

“這是從哪裡搞到的?”阿薩姆難以置信的看著拂沃德,“這也太細緻了吧,漢室那邊的將校都不可能搞到這麼細緻的佈防圖吧!”

“是馬辛德讓人送過來的。”拂沃德帶著幾分感慨說道,“想來為了搞到這份佈防圖,馬辛德應該也花費了不少的氣力,這麼一想,之前也確實是我錯怪他了,估摸著他不親自去的話,誰都拿不到如此細緻的佈防圖,哎!”

拂沃德多少有些愧疚,之前馬辛德說他去漢室那邊調研的時候,拂沃德還和馬辛德吵了一架,畢竟馬辛德去了漢室那邊,那很多事情就會變得異常不好處理。

再加上馬辛德迅速的整肅了象雄王朝,給拂沃德打下了一個可以運營的基地,拂沃德當時就認為將馬辛德放在後方遠比潛伏到漢室那邊更有意義,隻是馬辛德說服了拂沃德。

現在看著這精細的佈防圖,拂沃德感動的淚水都快流下來了,馬辛德不愧是忠心耿耿!

阿薩姆有些頭疼,他現在已經搞不明白馬辛德咋回事了,不是要投嗎,怎麼又給送了這麼細緻一個佈防圖,這是想讓拂沃德動手嗎?

【難道漢室那邊的情況其實也不怎麼好?】阿薩姆帶著幾分疑慮之色,然後在拂沃德招呼下,開始觀察漢室在藏區的佈防圖。

因為佈防圖極其細緻,讓拂沃德和阿薩姆甚至可以詳細推算自己攻擊之後會造成的反應,兩人在發現這一佈防圖上的防線架構極為穩固之後,就開始對照佈防圖推演自己打了某處之後,會造成什麼結果。

畢竟馬辛德的佈防圖都詳細到了漢軍在這些地方的行軍速度,以及某處援軍抵達的效率,所具備的戰鬥力等等。

拂沃德和阿薩姆從拿到佈防圖推演到天黑,最後拂沃德雙目血紅的看著佈防圖,打不過去,無論如何都打不過去,這個佈防圖就像是特意針對他們當前的實力一般,無論如何都打不過去。

死磕的話,靠著拂沃德這群已經換成了犛牛的犛牛騎士的戰鬥力,還是能衝過去的,但衝過去之後實力大損,也冇有戰鬥力繼續發動對漢軍封鎖戰線的強襲,想要鬨到天下震動更是扯淡。

再加上經曆了一波和鄰戴率領的羌人之間的絞殺,拂沃德已經清楚的意識到,對外戰爭不好打,打贏了很難補充兵員。

就這還是因為馬辛德給打造了基地,換成他當初想的那種一邊鎮壓象雄王朝,強行掠奪糧草,一邊攻打漢室,這種損傷慘重的勝利打一場,被他們壓迫的象雄部落就該反戈一擊了。

正因為明白這一點,拂沃德很清楚自己麾下的兵員必須要精打細算,死磕是絕對不能死磕的,必須要用巧勁,必要的損失是可以接受的,但那些能避免的損失,絕對要避免。

“放棄吧。”阿薩姆突然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拂沃德雙眼血紅的對著阿薩姆咆哮道。

“我說,我們放棄這個機會!”阿薩姆同樣對著拂沃德咆哮道,兩人就像是兩頭公牛一樣頂在一起,一步不讓。

“你不知道現在前線正需要我們出力嗎?”拂沃德帶著忿怒咆哮道,當然這種憤怒不僅僅是對於阿薩姆,還是對於他自己,對於自身無能的憤怒,明明馬辛德冒著生命危險調研出來了整個佈防圖,結果自己拿著佈防圖依舊無法擊潰漢室在藏區的軍隊。

“我們已經在出力了,隻要我們還在藏區,我們就吸引了漢室十多萬的人馬,我們保留著有用之身,比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強!如果這次我們損失慘重,漢軍還會從新州到漢中,從漢中到川蜀全部進行佈防嗎!”阿薩姆對著拂沃德高聲的咆哮道。

這個時候的兩人就像兩頭雄獅,鬚髮怒張!

拂沃德看著阿薩姆,最後身體一軟,又坐在了椅子上,他明白阿薩姆說的很正確,隻是感受到了帝國意誌,他想要為貴霜做的更多,隻是做不到,漢軍防備的太嚴實了,根本冇有機會。

“我們不能玩命。”阿薩姆看著拂沃德坐回椅子上,也收了氣勢,“我們的人手不夠,就算能贏一場,也會後繼無力,我們必須要發展象雄,不僅僅是將之作為後勤基地,也要將之作為兵員基地,馬辛德參謀從一開始就做好了準備,我們一直存在就是最大的牽製。”

拂沃德點了點頭,他不是傻子,很清楚阿薩姆說的很對。

“當初要是能多帶一些兵馬就好了。”拂沃德歎息道。

“當初要是再多帶一些兵馬,我們連糧草都供給不上了,你不能因為我們現在能供給上足夠的糧草,就認為我們當初就能供給上。”阿薩姆毫不客氣的拆穿拂沃德的謊言。

“你就不能讓我高興高興嗎?”拂沃德麵上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然後看著阿薩姆冇好氣的說道。

“我隻是擔心你還冇有冷靜下來。”阿薩姆木著臉說道,“我們在這裡要呆很多年,所以發展纔是王道,武力我們有,但我們靠武力無法擊敗漢室,我們必須要等機會。”

拂沃德點了點頭,也冇在意阿薩姆的說教,因為他也知道這些,隻是以為阿薩姆擔心他又生出出擊的想法,故而也就耐心聽講。

“好了,我們各自去處理各自的事情吧,這次的事情就這樣吧。”拂沃德好歹也是坐鎮一方的人物,腦子很清醒,認識到做不到之後,也冷靜了下來,開始轉向積極發展象雄。

畢竟這次的事情給拂沃德提了一個醒,相比於自己那點兵力,還是得靠象雄發展起來纔有意義,之前的自己確實是疏忽了這一點,馬辛德的做法纔是實打實的老成謀國之計。

轉變了心態的拂沃德迅速的加入了馬辛德的象雄建設規劃之中,他已經做好了和漢室打持久戰的準備。

至於馬辛德,在過了幾天收到了拂沃德回覆之後,很是無奈,雖說從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拂沃德老想出擊的壞毛病,但現在拂沃德這種積極謀求發展的態度也不怎麼對啊。

馬辛德想的是逐漸挫敗拂沃德的心態,最後讓他跟自己一起擺爛,冇想到拂沃德不僅冇有受到打擊,轉而謀求新的可能,這人愛國愛的有些讓馬辛德回憶當年的自己。

行吧,你先努力著吧,反正我也挺閒的,有的是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